首 頁  |  微點新聞  |  業界動態  |  安全資訊  |  安全快報  |  產品信息  |  網絡版首頁
通行證  |  客服中心  |  微點社區  |  微點郵局  |  常見問題  |  在線訂購  |  各地代理商
 

“微點事件”真相引創新保護憂思—官商聯手“下毒”競爭對手
來源:經濟參考報  2010-03-08 16:49:57

     作者:記者 肖波 王文志 王濤/北京報道 

       2月19日,是農歷二十四節氣中的雨水。2010年的雨水時節,對于北京東方微點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微點公司),應該不是一個年復一年,司空見慣的節令。

  虎年春節前的早些時候,首例故意傳播網絡病毒假案的始作俑者、北京市公安局公共信息網絡安全監察處原處長于兵,因涉嫌貪污受賄1400余萬元,被北京市一中院公審。

  從2005年7月開始,歷時四年多,于兵案受害方——微點公司不斷奔走申訴,這樁中國軟件殺毒界最大案件終于真相大白。

        于兵案尚未宣判,言“往事已矣”還為時過早。一項重大原始創新遭遇數年厄運,這足以觸發人們的憂與思。

  劉旭:搞技術創新,太難了

  在位于北京西四環某大廈一隅,微點公司總經理劉旭,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采訪時一聲長嘆:“搞技術創新,太難了。”

  根據公訴機關指控,于兵案涉及四家互聯網公司,其中被指控的第一項就是收受北京瑞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瑞星公司)420多萬元。北京東方微點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傳播計算機病毒案件是于兵應瑞星公司之請托,制造的一起假案。

  在一場力量懸殊、曠日持久的殊死較量中,劉旭開始和時間賽跑,幾乎每天都工作到凌晨兩三點鐘。他接受記者采訪時說的最多的一句話便是:“我希望政府能保護我的創新成果,僅此而已。”

  劉旭顯然算不得草根科技創新者。他曾是中科院數學研究所的高級工程師、計算機科學家,曾任國家863反病毒專家,是瑞星殺毒軟件的原設計者和發明人,從事反病毒技術研究已過15年,系我國第一個發現并解決CIH病毒的專家,在業內被譽為“中國殺毒軟件第一人”。

  2003年2月,劉旭以瑞星總經理的身份從瑞星公司離職。

  2004年,劉旭對從事十幾年的反病毒研究進行反思和總結,認為殺毒軟件采用病毒碼識別病毒的技術存在總是滯后于病毒的致命缺陷,即一種新病毒出現——殺毒軟件升級——另一種新病毒出現——殺毒軟件再升級的傳統殺毒模式已經不能滿足用戶對反病毒的要求,他遂開始潛心研究后來對傳統殺毒軟件造成顛覆性影響的、能夠有效防御新病毒的“主動防御軟件”。

  2005年1月,劉旭攜從瑞星公司離職一年的田亞葵,創辦了微點公司。當年5月,劉旭在《光明日報》發表了《殺毒軟件亟待克服重大技術缺陷我國應盡快研制主動防御型產品》和《主動防御電腦病毒并非天方夜譚》的署名文章,他當時并沒意識到,這項重大原始創新會給微點公司帶來了滅頂之災。

  自主創新卻引來滅頂之災

  就在這一足以改變殺毒軟件市場格局的新產品謀求上市前,一系列匪夷所思的事情接踵而至——
 
     劉旭向《經濟參考報》記者回憶,當時北京市公安局網監處有關人士曾直言不諱地表示“微點公司的產品一旦上市很可能改變市場格局。”同時“奉勸”他“把微點賣給瑞星這樣有實力、有背景的公司,或者遷出北京,搬回原籍福建。”

  劉旭并沒有接受這樣的“奉勸”,而是積極申請產品銷售許可證,但遇到了網監部門阻撓產品檢測。

  劉旭說,國家計算機病毒應急處理中心曾收到北京市公安局網監處《關于暫停受理東方微點公司防病毒產品檢測的函》,建議不對微點公司產品進行檢測,致使微點主動防御軟件因產品不能檢測無法獲得銷售許可證。當時北京市公安局網監處還將查抄的存儲微點主動防御軟件設計方案和源程序等核心機密的計算機送進瑞星公司。

  其后,有關部門以“傳播四種病毒”為主要理由拘捕微點公司副總經理田亞葵。公安機關出具的起訴意見書中稱,田亞葵在使用電腦與互聯網連接的過程中,運行或激活四種計算機病毒,致使健橋證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管理部等用戶感染病毒,造成經濟損失18萬余元。后來經有關部門認定,這四種老病毒根本不具主動傳播性。

  劉旭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說,2008年12月,北京市公安局一次會議上曾披露,北京東方微點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傳播計算機病毒案件是于兵應瑞星公司之請托,指使民警張某、齊某調取假報案、假損失、假鑒定等證據材料制造的一起假案。于兵涉嫌利用職務便利貪污公款、收受瑞星公司賄賂等問題,涉案金額巨大。根據公訴機關指控,于兵案涉案金額共1400余萬元,其中受賄上千萬元,共涉及四家互聯網公司,其中收受瑞星公司420多萬元。

  2009年2月,瑞星公司卻公開發表聲明,稱有關媒體“連篇累牘的污蔑、丑化,瑞星公司的聲譽不斷遭受重創,造成了巨大的經濟損失,瑞星的員工時刻被‘幕后黑手’的罵名傷害著,承受著巨大的壓力”。

  就此,《經濟參考報》記者致函瑞星公司,但截至發稿前,瑞星公司并未給出任何回復。

  創新保護的鏈條卡在哪里

  當創新技術缺失時,我們呼喚自主創新;而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創新成果出現后,又難以叩響市場大門甚至險遭扼殺。自主創新的鏈條到底卡在哪里?

  而劉旭為了創新,幾乎讓自己和微點公司陷入滅頂之災,副總被捕,病毒庫保管員遭到通緝,劉旭四處躲藏,研發團隊遠走他鄉。

  在外界看來虛幻無形的殺毒軟件舞臺,上演了一出殺毒軟件廠商與相關執法部門的少數執法者聯手制造假案、扼殺重大創新的鬧劇。令人痛心的是,除了主角外,參與演出的還有這一領域的一些其他知名企業,他們出據假證,落井下石,扮演了極不光彩的角色。

  “微點公司的主動防御軟件是地地道道的原始創新,極其難能可貴。”原國家863信息安全技術發展戰略研究專家組成員、原國信辦信息安全專家陳拂曉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原國家863軟件重大專項專家組專家,共創軟件聯盟秘書長劉彭解釋說,目前,國內外的大多防病毒軟件,都是采用“特征碼”技術作為基礎的反病毒技術,其技術缺陷在于遲滯性,發現一個新病毒往往是在造成損失之后。但微點的“主動防御”是通過“行為判斷”,確定其是否為病毒。

  中國工程院院士周仲義說:“微點這個軟件在國內水平是相當高的,尤其對木馬特別有效。如果早一點上市對我國的網絡安全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2005年,微點公司因創新陷入始料未及的封殺之時,本應是創新型企業如沐春風的一年。

  這一年,黨的十六屆五中全會審議通過《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一個五年規劃的建議》,將增強自主創新能力作為《建議》的重要內容,并將“形成一批擁有自主知識產權和知名品牌、國際競爭力較強的優勢企業”列為未來五年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目標之一。

  事實上,近年來自主創新能力作為國家競爭力的核心,已被置于一個前所未有的戰略高度,相應政策密集出臺。我國相繼發布了《國家中長期科學和技術發展規劃綱要(2006—2020年)》及其60條配套政策等。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在關于制定“十一五”規劃建議的說明中也強調,“要大力開發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關鍵技術和核心技術,努力提高原始創新、集成創新和引進消化吸收再創新的能力。”

  陳拂曉進一步表示:“微點公司的遭遇一直讓我思考一個問題,在實施創新型國家戰略的當下,我們需要建立一種怎樣的創新環境?”

  劉旭的遭遇不是個別和偶然的。記者注意到,在調整經濟結構、轉變經濟增長方式的環境下,去冬今春各省區市“兩會”期間,自主創新成為委員代表們熱議的話題。一些政府官員代表紛紛表示要進一步加大對自主創新的支持力度,財政要多拿錢資助,多給優惠政策。但許多企業家代表對此卻不以為然:政府鼓勵自主創新,給錢不如給環境。

  某地兩會上,有地方政協委員指出,一些重大科技創新成果的開發者,因為拒絕向政府部門中掌握某些關鍵權力的腐敗分子行賄,甚至膽敢舉報這樣的腐敗分子,因而與重大科技創新成果項目失之交臂,陷入難以自拔的困境。

  據近年廣東省的一次調查,該省企業有近一半反映,企業家們需要把大量的精力用于和政府有關部門打交道,44%的民營企業家反映自己因要經常忙于跟政府職能部門跑關系而耗費精力;高達60%的企業家曾因為有關職能部門效率低、辦事拖拉、程序繁雜而喪失了新的發展機會。

  北京大學創新研究院執行院長蔡劍博士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采訪時指出,我國技術創新在社會環境、制度環境、法制環境、人文環境等方面還存在著比較嚴重的缺陷,現行體制所提供的社會監督機制、社會激勵機制、社會評價機制等尚沒有形成適宜技術創新的制度環境。

專家:軟件業競爭無序阻礙自主創新

       “瑞星通過行賄公職人員于兵,提供偽證誣陷和打壓同行的違法行為令人震驚。如果不受到應有的懲戒,認真反思,從中吸取教訓,類似的事件仍難禁絕,勢必會帶來相當程度的社會信任危機、政府信任危機。當然還有行業生存危機,損害社會的整體創新能力。”信息安全研究專家陳拂曉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說。

 國內殺毒巨頭的明爭暗斗

        今年1月底2月初,有消息曝出,瑞星通過多種渠道對外公然宣稱360有“后門”,任意讀取用戶隱私文件。緊接著,媒體報道奇虎360公司總裁齊向東宣稱,360免費殺毒正式版推出三個多月后,市場份額就超過了九年穩居第一的瑞星,因此瑞星為了打壓360炮制出了“后門”一說,該手法和其當年打擊微點如出一轍。

免費體驗
下  載
安裝演示

为什么红黑一压大必输